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【陈年情史】(01-05)【作者:charlie8608】
【陈年情史】(01-05)【作者:charlie8608】
字数:6687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    一

  「六子这小子真有艳福,找了个这么漂亮的媳妇。」

  说话的是跟我同一办公室的赵大姐。

  我毕业后来到研究院工作,本来是分到六室,可是没待几个月就被借到十室,说是合作项目。

  十室这个办公室里有很多大姐大妈,因为这个项目是中试,所以这个办公室实际是个中室车间,这些大姐大妈们都是工人。每天八卦很多。现在她们聊的是谁跟谁搞物件。

  赵大姐说的这个六子也是个工人,长的其貌不扬,有点像胡汉三。还不到一米六八。

  可他找的这个物件大家都叫她小田,却是在研究院算是最漂亮的了,我就不形容了,说个演员你们一定知道,叫梅婷。小田跟她长的差不多,我觉得比她还漂亮点。

  他追小田的办法就是靠着厚脸皮死缠烂打,每天小田下班就跟着走,这样别人也没机会。

  小田不一定同意了,可是别人都认为他们在搞对象。小田当时的工作也不好,在食堂卖饭,所以她与大学生交流的机会也不多。

  「什么媳妇,八字还没一撇呢,不定什么时候就黄了。」我对赵大姐说。
  「你这小子,还没物件那吧,你到是也找个这么漂亮的。你还是大学生呢,个又这么高,怎么还没物件?」赵大姐说。

  「鲜花都插到大粪上了,我还哪找去?」我愤愤地说。

  说完我不再掺乎他们的八卦,心想我就是来晚了点,要不然哪那个什么小六子的份。

  转念一想,他们根本不般配,长不了。到时候再把小田追到手。

  几天后的一天我特意晚了一会去吃饭,因为一是到点就去人特别多,买饭就跟抢似的,就怕晚了好饭好菜没了,我晚点去就不用抢了,剩啥吃啥。二是这样可以找机会跟小田套近乎。

  「酸菜氽白肉还有么?」我问小田。

  「没啦!」小田说。

  「你可不可以帮我到后面看看锅里是不是还有剩锅底?我今天特想吃酸菜。」
  「好我去看看。把你的饭盆给我。」

  过一会儿,她就端着多半盆酸菜汤回来了!

  「对不起就剩这个啦!」她说。

  「这已经很好了,非常感谢,给你饭票。」我说。

  「不用啦,你留着吧。」她说。

  我吃饭时她还在工作,快吃完时她的活也干完了,我就就试着跟她搭讪。
  「你知道酸菜是怎么醃的吗?」

  「一般是把白菜洗乾净了放缸里到满水再适当加些盐,不过由於需求量太大缸不够用了,我们就把澡盆洗乾净了当缸用。你别跟别人说啊。其实我们把澡盆洗的很乾净的。」

  「没问题,我们家有时候用洗脸盆,也差不多。」

  就这样,我跟她算是认识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二

  不久后到了那年的五一节。

  那天是四月三十日,那天下着毛毛细雨。我下班后就去了公共汽车站,小田极有可能会到这等车,因为今天我没看到六子,所以小田一定是没有被他跟着。
  我在那等着,好几辆车都过去了还不见小田来。心想是不是六子回来了又在缠着她。

  正想着的时候,老远看见小田走过来了,她穿着当时很流行的风衣,打着一把小格子伞,迈着轻盈的小步飘然地走过来了。到了车站就在那等车。

  不知道是没看见还是根本就不记得我,她就没理我。我心想美女都这么高傲么。我就走了过去。

  「你好,我们都在研究院工作,我每天都能看见你,那天你还帮我盛了好多菜,我还没好好谢谢你呢。」

  「你也是研究院的啊,是哪个室的?」

  真能装,我心想。

  「六室的,我叫XYZ,你叫什么名字?」

  「我叫田XH。」

  我们说话的时候汽车来了我们都上了车,车上人并不是很多所以我们聊天还很方便。

  我问她哪站下车,她说就三站地。

  她问我去哪,我本来没想去哪,就说去看电影。

  「回家也没事,要不我们一块去看电影吧。」我大胆地说,心里却砰砰跳。
  「今天不行啊,我回家还有事。」

  本来也没期望她能马上答应,我就说:「今天不行改天也行啊,明天可以吗?」
  「明天还没确定有没有事。」

  「那你能把你电话号码给我吗?明天我打电话给你,你没事我们就去看电影。」
  她居然痛快的把电话号码给我了。

  一会她的站到了她下了车,由於说明天去看电影,所以我就不用再装着去看电影了,我也下了车。她回家我坐车回宿舍了。

  第二天就是五一节了,早上起来就琢磨何时打电话,打了电话又怎么说。没等我打电话呢就听见有人喊,「XYZ,电话!」

  我想不会是她先给我打电话了吧?结果一接电话,是我一个中学同学打来的,说是出差路过看看我,还要在我这住一晚上。这样一来,五一这两天就都得倍他了。找小田看电影的事就只能往后搁了。

  那年五一我的这个同学来看我,看起来不是什么大事,可是我后面的的人生轨迹真的就被改变了,如果他没来我会有完全不一样的生命。我现在的生活其实不坏,如果生命轨迹没改的话,生活也不一定就好。所以我也不知道是该怪这个同学呢还是谢他。

  我的生命轨迹又是如何被改变了的呢?如果各位还没失去兴趣接着读下去就知道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三

  送走了同学后的那个周末,我迫不及待地给小田打电话约她去看电影,没费什么事她愉快的答应了。我估计她肯定也等不及了。

  约好了电影院门前见面,因为我们不能一块去。六子跟她还算是在搞对象哪,至少在很多人的眼里。

  我早早地就去了电影院买好了票等她。

  一会她就迈着那轻盈的步伐走过来了。她穿了一件鲜艳的连衣裙,那天是个大晴天,虽然天还没到热的时候,可她是个爱漂亮爱打扮的人。

  我们看的电影像是个外国影片,不记得什么名了。看电影的时候我悄悄伸过手去拉她的手,她很自然地就跟我手拉住手了。然后她把头放在我肩上,我们就这样看完了电影。

  电影散后我们自然又一起吃的饭。然后我就送她回家了。

  到她家门口我们还依依不舍,我们拥抱着不愿分开,她把她的红唇送了过来我们接了个长吻。这是我有生以来最激动最长的一个吻。

  从那天开始,我们几乎每天都打电话,经常约会吃饭、看电影、逛公园、压马路。

  我们的关系迅速升温,从接吻到互相抚摸。她的身体从乳房到屁股到阴部没有没摸到的了。当然我的大鸡鸡她是不会放过的。

  那个时候宿舍里有很多人,想开房也不可能,没有地方做爱。终於有一天我们从公园回来时,我们俩都受不了了。

  那是我们第一次约会后的两个月左右,是夏天应该是七月的某一天。

  我们两个下班后去外面吃饭,吃完饭去逛公园。在公园的长椅上我们又是一阵相互抚摸。虽然公园里人不是太多,但我们还没大胆到那一步。可是我们都全身燥热,不能再忍了。

  「我们必须找个地方。」我说。

  「可是哪有地方啊?」她说。

  「咱们单位主楼后有个仓库,晚上没人,我们去那吧!」

  「那多不舒服。」

  「没有更好的地方了。」

  「那好吧,走。」

  我们一起回到单位,快到大门口时她让我先去。她还是怕被人看见。

  我先去办公室拿了仓库的钥匙就去那等她了。她过一会也来了。

  我们迫不及待地拥抱接物,我把她的裙子后的拉炼拉开,把乳罩也解开,用手拼命摸她大概是C罩杯的乳房,她也早就把手伸到我的裤子里抓住大JJ不放。
  我掀开她的连衣裙,脱下她的内裤想把JJ插进去。这是我的JJ第一次执行这么重要的任务,找了半天没找着门。

  也是由於这不是在床上,是个很不舒服的环境。最后终於找到了,可是刚插到半截,就听到外面有两个人说话。吓的我赶紧就拔出来了。我们俩坐在那大气都不敢出。

  原来是单位保卫室的在夜晚巡查。等这两个人走了我们也没兴致了,都各自回宿舍了。

  第二天她给我打电话说她的内裤上有血,我心想我反正是没看见,我也不在乎真假。然后她说:「跟你说个好事。」

  我问:「什么好事?」

  「我的一个好朋友,她自己有一个小屋子说可以借我用。」

  就这样,我们终於找到了一个我们可以安安静静在一起的地方。最重要的是我们可以痛痛快快地做爱了。

  她的朋友说要过几天才行,所以我们定好了日子,准备去那个小屋去过夜了。
                 四

  在等待去小屋约会的那几天,我们依然每天都打电话,只要有时间就出去约会。实际上我们交往的这段时间几乎天天我都给她打电话,我们办公室的电话几乎成了我的专用机。电话铃一响我马上去接生怕漏掉她的电话。顺便提一下,这个时候我已经回到六室了。

  令我终生难忘的这一天终於来到了。

  那天她打电话给我让我在她家的那个公交站等她,因为那个小屋离她家不远。
  我吃完晚饭就去了。

  没等多久她就来了,我们就一起手挽着手去了那个小屋。

  我进去一看,叫它小屋真是名副其实,屋里放了一张单人床,基本就没有别的空间了,下床站在地上转个身都困难。但是现在我们要的就是这张床和无人打扰的环境,这已经让我们很知足了。

  我们进来把门插好后就开始给对方脱衣服,直到都是一丝不挂,然后就拥抱在一起。

  这是我平生第一次全裸着跟一个女人抱在一起,那个感觉真是无法形容了。
  我们趟在床上抱在一起,亲吻了一会后我开始亲她的身体,从耳稍到脖颈再到乳房,腹部,大腿根,腿,脚,最后来到她的那个阴毛满布的地带,我亲吻她的时候她一直在呻吟,亲到BB时她几乎大叫起来,因为小屋隔音不是很好她不敢狂叫。

  我虽然以前没跟女人做过爱,但是黄书还是看了不少的,所以我就是等於功课做的好,把她弄得很舒服。

  我亲那里时,她爱液横流与我的唾液混在了一起,形成一种让人兴奋的味道。
  我的JJ已经硬的不行了,她也等不及了我就爬上去,再次用小弟弟找小妹妹,可是却依然不得要领,她这时真的急了,抓住小弟弟引导我插了进去,这次是全部插入。

  我本来怕她疼不敢使劲,所以插的很慢,可她在底下却不断扭动她的屁股一副很着急的样子。

  我受到鼓励抽插的越来越快,插的她呻吟声也越来越大,不一会她就把我抱紧,口里不断叫着,「我太舒服了,使劲不要停啊!」再过一会她就不行了,沖上云端了。

  她嘴里已经不知道喊什么好了,竟然喊,「爸爸,你是我的好爸爸,你让我死了。」

  我再加把劲使自己也受不了了,精液全部沖出射入她的身体。然后小弟弟就待在小妹妹里。我们紧紧抱着,浑身大汉淋漓。

  过了好一会我起身从她身上下来,躺在床上觉得下面怎么这么湿,原来她的爱液太多,床上有一大片都湿了。

  我们先把床单换了然后躺在那里休息了一小会儿,小弟弟又硬了,她的手就没离开小弟弟。当然我的手也没闲着。我说你可以亲亲小弟弟么?

  她只是稍稍犹豫了一下就转过身去开始舔,然后把小弟弟放在嘴里,她的口活真的是好,我被她弄得很舒服。

  我那时候想,她也看了很多黄书么?她口我时我的手也在摸她的小妹妹,还是湿的。

  不一会她就起来骑在我身上扶起JJ一坐到底。她的屁股一上一下地操起我来。我双手扶着她的园屁股,一上一下的舒服死了。我身上能感觉到她的爱液在流。

  一会后,她可能累了动作开始慢了起来。我把她推倒,再次扑到她身上直接插了进去。

  一阵狂插和她强烈的呻吟后,她又叫了起来,「好爸爸我的好爸爸,我舒服死了!」她又上天了。

  我当然也当仁不让再次射入她的身体。这次完事后我们都累了,不一会我们相拥着睡着了。

  那天晚上我们醒来就做,做完又睡,醒来再做。总共做了五次。

  有时我亲她有时她亲我有时69互亲。有时我在上有时她在上,每次都是以她喊爸爸结束。

  那一夜是我人生中最难忘的一夜,没有之一。不过害的我第二天上班无精打采的。领导训斥我好几次。

  打那以后我们又去了几次那个小屋,我们做爱时她一定是要喊爸爸。直到有一天,她说她朋友的父母不让她再住那了,把小屋收回。我们只得另寻地方。天无绝人之路,我们还是有了另外的一个地方。

  各位看官,你们看到这一定觉得我们真是幸福的一对是不是?

  我当时的确觉得真是幸福,幸运,我得到这么一位女朋友,漂亮,床上狂野,人品也很好,也要求进步,她当时还在上夜大,虽然最后没坚持到底。

  但是幸福并没有持续多久,有个魔掌正在步步向我们逼近。你们还记得六子吗?他是我生活中挥之不去的阴影,不但他的身体会出现在我们的视线里,而且他的影子还常出现在我的脑子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五

  话说这XXXX研究院虽然是研究性质的事业单位,有一些活还是得有蓝领工人来干的。比如电工,管工,钳工,锅炉工等等。这些工人大多都是老老实实的好公民啦,但也有一些整天不务正业,惹是生非,聚在一起就是喝酒抽烟赌博的(赌点小钱啦,大钱他们也没有)。

  这些人的典型代表就是研究院八人帮,分别称为老大,老二,老三,四子-——-八子。

  其中这四子和八子最有名,惹事最多。这个六子算是比较老实的,基本不怎么惹事。但也听说过他以前的一些丑事。

  他是食堂做饭的,所以对小田是近水楼台先得月了,虽然长的像胡汉三似的个子好像还没小田高,但因为他们同时下班,加上他厚脸皮,每天跟着小田死缠烂打。

  小田是个善良的女孩,不愿直接拒绝他,只是他跟着的时候跟,他保持一段距离,他们之间的距离从来没有过一米以内。即使这样,人们都认定了他们是在搞对象。所以六子就像是把他们的关系搞成既成事实了。

  我跟小田好上后,六子还一直跟着小田。这让我很恼火。

  我常跟小田说你怎么还不跟他断了。她老是说她不愿意直接说,她不愿意伤害他。她会慢慢想办法。她每次说的时候都挺轻松的,其实事情要严重的多。
  那时我跟她好上后的两三个星期后,因为我们的关系已经很明确了,「我爱你」这三个字我们都说过好多次了,所以有一天我很自然地又跟她提起了六子。
  「你到底什么时候跟那个人断哪?」

  「你不能着急,这事得慢慢来。」

  「这有什么可慢慢来的,你就直接跟他说你不喜欢他,让他别跟着你了。」
  「我不愿意那样伤害他,我们毕竟还在一起工作。」

  「那你不能老这样啊,你打算怎么办呢?」

  「我在想办法哪。」

  「什么办法?我看最好的办法就是离开这换个工作。可是换工作哪那么容易啊。」

  「我就是在想办法找工作呢,我有个亲戚在XX厂工作,还是个什么领导,他在想办法把我弄到他们厂子去。等我换过去后我就跟宋JD(六子的大名)说去,我们一块去把证还了,就没事了。」

  我听到这里,我脑袋嗡的一下,一种不祥的感觉。

  「证?什么证?」

  「结婚证啊,我们虽然领证了但没办事,没事。」

  我要崩溃了。

  「你跟他领证了?什么时候的事?你不喜欢他为什么要领证?」

  「他说我们去领证去吧,我经不住他磨,烦的很,我就跟他去了,大概两个多星期了吧。」

  这时我的脑袋一阵发痛,我可能真的崩溃了。

  「难道你不知道吗?领了证就算结婚了,不管你办没办事,同没同房。你对你的终身大事怎么这么轻率?」

  「我没觉的有那么严重啊,我到时候跟他去把证还了就行了。」

  「你真傻假傻啊,没那么容易,那可是叫离婚那。」

  「什么离婚,我们没办事,根本就没结婚,离什么婚。」

  我这时还能说什么?

  「等等,你说两个多星期前?那就是刚过完五一对吗?」

  「对对,就是过完五一的两三天后。」

  天那!我五一那天没约成她,因为我同学来了。之后的那个周末约的她。就这一个星期的时间,她居然跟别人结婚了!

  不管她怎么不承认这个婚姻,但事实是他跟宋JD已经是法律上的夫妻了!
  这难道是上天在作弄我么?我到现在也不相信,小田怎么会不知道领了结婚证就是结婚?过了很久她才承认,她的确是结婚了。但是她仍然确信,离婚不是什么难事。六子很容易就会同意跟她离婚的。

  「等我把工作换了在说,好吗?那时候他就不能老跟着我了,他找不到我他就会觉得没趣的。」

  「好吧!」事到如今我还能说什么?只能希望事情顺利,我们的幸福还能继续。

  后来发现,结婚容易离婚难。我们的幸福一步一步的在离我们远去。

              【未完待续】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