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姐奴妹主 3
姐奴妹主 3
 听着挂表嘀嗒嘀嗒的响着,我坐在软软的棉被上,静静的等待着主人再次临宠,心里充满了幸福的感觉。 

  这就是主人和我的家,我们的小窝儿,我们甜蜜的每一天的开始。 

  我们这样的生活,已经又好多年了吧,具体的时间让我忘了。我成为主人的宠物、性奴之后,就再也没有从这里出去过,我被锁链锁着,又没有双臂,根本就打不开门。再说我一点儿也不想从这儿出去,就算出去了,我也没有可以去的地方,只有这里才是我的家、我的归宿。 

  我每一天的食物,都是主人为我准备的,我以前也和主人一样,烧的一手好菜,无论是谁吃了,都说我们姐妹是天生的好手艺,现在我不能再做饭,改由主人“饲养”了。不过,主人的料理似乎比以前做得更棒了,主人说,给自己心爱的人煮饭,无论是谁,都会做的更好的。我听了,心里甜丝丝的。 

  我没有双手,吃饭的时候就只能让主人喂了。不过,主人在喂我的时候,从来不用筷子、勺子,都是自己一口一口的先嚼碎,再嘴对嘴的吐在我的口里,我这样吃饭舒服极了,每一口饭菜混合着主人的唾液送在自己嘴里,香香的软软的,连咀嚼都不用我再费事儿了。 

  主人上班的时候,一般都把我绑好固定,然后再我挨的着的地方,放上一个狗食盆儿,把给我中午吃的食物放在里面,有时还会在里面尿上一泡尿,用尿液将食物泡的软一些,好让我可以爬下来舔吸着吃饱。 

  我的大小便排泄,也都是在这屋子里解决的,大部分的时候就像刚才做的一样。 

  有时稀了些,那就在亲热时用来涂抹两人的身体,代替润滑油来用,粘在肌肤上,滑滑腻腻的摸起来可舒服了。有时候把晒干了的硬屎棍儿,作为假阳具来使用,拿来两头儿都捅在我们的阴道里,连接住两人的下体,来回抽插着达到高潮,直到被淫水儿浸泡的软了,溶化在我们的子宫和阴道中。有时候也会把大便拿尿水和唾液融化开,用来灌肠,满满的注入我的肛门里,灼烧着我的小腹,最后喷的两人身上和屋子里到处都是,粘粘糊糊的。 

  反正我的排泄物都被淫乐嬉戏着用掉了。也有的时候,主人会把我们的尿液存在大瓶子里留下来,做别的事儿用。 

  所谓“别的事儿”吗,那就是用来给我洗澡的了。我既然从不走出这间地下室,有没有胳膊、手臂,当然也就不能去洗漱室淋浴了,洗澡也是由主人来为我擦拭的。主人又希望我作为她的宠物和性奴,能够始终保持着我们姐妹俩所特有的“气息”。于是,我从来就不用清水沐浴。主人每过几天,就把我们积攒的尿液和少许温水,混合在我的狗食盆儿里,弄的满满的,用毛巾沾湿了,给我轻轻的擦拭,浑身上下全都仔细的抹上好几遍,把几天来染在肌肤上的污垢和粘液,洗的干干净净。 

  然后,主人又用剩下的尿水,给我清理头发。主人先在盆儿里喝上一大口,全含在嘴里,抬起头来均匀的喷在我的青丝上,又把尿液都沾在梳子上,再为我轻柔的梳洗那满头的长发。柔顺的头发在这些尿液的滋润下,愈发的乌黑光亮,美丽动人了。(大概尿液有护发的功效吧)每当主人为我清洗完身体之后,全身上下的肌肤,都显得更加柔美娇嫩了。一股股特殊的清爽体味儿,不断地从我身上飘洒溢出,主人和我都最喜爱这种味道了。什么香皂、香波,都根本无法与这少女的体香来相提并论。(这是主人说的,香皂、香波是什么味道,我早都忘了。)我和主人,每天都是睡在一起的,在这屋子里,满地都是枕头、被子,躺下来随便打个滚儿,就钻到被窝里了。每天,我们玩儿累了之后,主人就会把我紧紧的抱在怀里,盖上一层被子,两个人相拥着沉沉的睡去。也有时候,主人会故意使坏,把我用绳子绑的结结实实的,又给我戴上口球,阴道和肛门里再塞上几个跳蛋,还拿又粗又长假阳具深深的捅在里面,开关打到最大档。然后,就把我放在那儿不管了,像没事人儿一样,自己窝在旁边儿睡觉去了。整整一夜,我哪里睡的着,辗转反侧,不知高潮了多少次,不过,主人和我一样,也都是一夜没睡着,我知道她躲在被窝里,偷偷的看着我一直不停的在自己手淫我除了这些吃饭、洗澡、睡觉之外,每天就只是等着主人来陪我玩儿,或者来对我进行“调教”了。 

  平时,主人的调教都很普通,一般就是用绳子、马鞭、蜡烛、振动器,之类的工具来进行的。我很喜欢被主人用鞭子抽打时的感觉,主人从不会让我受一点儿伤,却能尽量让痛觉不停的刺激着我的肌肤,虽然不会在屁股上留下任何鞭痕。 

  被捆绑之后,就无法进行任何反抗,只能任由主人随意的奸淫、凌辱。可是我不会有任何一点儿的不安和害怕,相反,由于被绑着不能活动,更会对主人的调教充满期待。马鞭挥舞着落下,每一次火辣辣的刺痛抽过之后,下一鞭子会打在什么地方,光是想着,就会让我紧张兴奋的受不了,淫水儿也顺着勒在阴户上的绳子流个不停。 

  主人和我都很喜欢使用震动器。主人经常在外面的保健品店购买各种各样的成人玩具,光是型号不同的假阳具,屋子里就放了不下二、三十支!几乎每张被子底下,都藏着、塞着三、四根大小粗细不等的,随时备用。此外,还有各种各样的跳蛋,震动球,大大小小、圆的扁的、五花八门,什么形状的都有。 

  主人还买了一个给男人发泄性欲用的吹气娃娃回来,和我差不多大小,样子怪怪的。说是用来给我做伴儿,还经常把我们绑在一起睡觉。平时塞在被窝里,用的时候就在下面塞上一根双头阳具,一头捅在塑料娃娃里、一头捅在我的阴户里。虽然感觉廷奇怪的,但我没有双手,用它来自慰、手淫也还满不错的。 

  主人见我没事儿的时候,就会念一些小说、故事,给我听,主人有一台手提电脑,经常从互联网上下载下很多淫秽影片和黄色小说。我无法自己阅读,于是主人就坐在一堆枕头和棉被上,把计算机搁在腿上,一篇一篇的读给我听。 

  这时候,我就会像只小猫一样,乖顺的俯卧在主人身边儿,趴在棉被上,舔弄着主人的一双秀脚。我低着头,亲吻主人的脚背儿,把主人雪白粉嫩的脚掌舔来舔去,主人纤细的小脚丫儿生的秀美极了,晶莹剔透,柔软滑嫩,好似精工雕刻的一般。我把主人小巧玲珑的脚趾头儿,一个个的都含在嘴里,润滑舔吸着,舌头抵在足趾缝里游来游去的抽插,又把那被我舔弄的湿乎乎的脚掌,放在脸颊上轻轻的摩擦,蹂蹭。 

  如果主人正好这几天都没有洗澡洗脚,那主人的脚掌脚趾间,就会散发出一股淡淡的脚汗香味儿,闻着可舒服了,含在嘴里舔着更是咸咸的、酸酸的,让人爱不释口。 

  主人也很喜欢我这样“侍奉”,每次都把一只脚塞在我的嘴里,另一只踩在我的头上,温柔的抚摸着我的秀发和脸蛋儿。 

  主人和我都很喜欢网上的小说,主人总是从那里学习很多新的知识和方法,用来对我进行调教,几乎每天都花样不断,样式翻新!什么新奇古怪的折磨方法全有,但我一点儿也不在乎,反正我整个人都是主人的,随她折腾吧! 

  这就是主人和我的日常生活,我没有一丝的不满,也一点儿也不会觉的自己有什么不幸,相反,这样的生活对我们来说,才是最大的美满、幸福! 

  无论主人怎样的对我奸淫凌辱、糟蹋囚禁,我都只会用那一身的柔顺、满心的爱慕来回报主人的蹂凌,永远无怨无悔,谁让她是我最亲爱的妹妹呢?! 

  我没有双臂,是我唯一的缺陷,但我一点儿也不遗憾,更没有什么苦恼的,反而我对自己现在的身体中意极了,虽然也可以说是个残疾人,但每天由主人照顾着,我就十分满足了这双手臂,很早以前就截肢了,而帮我切掉手臂的,就是我的主人! 

  记着在我刚成为主人的宠物时,总是发脾气,对这种被自己亲妹妹囚禁起来的生活,大是不满。那时我们还只是普通的姐妹同性恋,刚刚接触SM不久,主人很喜欢把我关起来虐待,为了让妹妹高兴,我也就处处逆来顺受的随她摆布。但时间一长,老是一个人锁在屋子里,就无聊起来。不时的为了想要出去,和主人吵嘴。 

  还记得有一天,和妹妹吵的很厉害,主人说什么都不愿意让我从这里出去。说我的身体永远是属于她的,只有她可以看、可以摸,再不许第三个人见到,如果我到外面去,让别人见到了,就是对主人的不忠、背叛。我心里一阵暖烘烘的,但也听的莫名其妙,对妹妹说,我有不是要去找男人,出去转转,买些东西有什么不行的?但主人就是不许,说到后来,主人就伤心的大哭了起来。 

  我从小就最害怕这个妹妹哭闹撒娇了,这时见她哭的泪如雨下,也就不再坚持了,连忙哄她、劝他,说自己不再要出去了,就在这里永远陪她等她,妹妹这才抽啼着收住泪水,高兴起来。 

  其实,我心里廷感动的,我知道主人是出于对我的爱意,才关着我、锁着我的,因为正如主人说的,我今生今世永远都是属于主人的。我想还早在母亲子宫里的时候,我们就已经深深的相爱了吧!无论发生什么,我今后都不会和这个妹妹分开。 

  我明白,如果硬是不从,非要出去的话,妹妹不会死拦着我,但那样一来,主人心里会很难过的。我们是双胞胎的亲姐妹,有人说双生子之间会有心电感应,不只是不是真的,但是我知道,每次我要出去的时候,主人心里都会像撕裂了一样的难受。这时我可以感觉到主人的伤心,也能够体会到主人的心意我还记得那一天的事儿,主人为了不让我太无聊,把电视机搬到我这间小屋子里来给我解闷儿。 

  主人去上卫生学校了,我一个人看了一整天的电视,大概因为是在地下室的缘故吧,图像收的模模糊糊的。我当时却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还以为电视机出了故障,于是我便自己修理起来。 

  我哪里知道,电视机和一般家电不同,有高压电流,要有专业执照的修理工,才能进行拆检。 

  我用身边的勺子、叉子,把螺丝拧下,打开机壳儿一看,里面密密麻麻的全是电子零件。我还以为显像管儿接触不良,傻乎乎的伸过手就去摸。

  结果,一阵火花闪了出来,我的两只手一下子被电流击中了!高压电流遍了全身!我被打的撞在墙上,浑身都麻痹了,双手也都没了知觉。我颤抖着把身子挪动着,好离电视机远些。直到主人满脸惊恐的出现在门口,我才疼痛着昏了过去。 

  我很快又醒了过来,发现自己已经躺好,坏电视机也已经拿出去了。主人正流着眼泪为我擦拭着身体,我的双臂从肩部往下就开始发黑了,我和主人都是学习医护的,我们都知道这双手臂只能截肢了。 

  主人要送我去医院,可是这时我犹豫了,不知为什么,我忽然再也不想从这儿出去了,更不想让那些医生护士拿脏手碰我的身子。 

  我告诉主人,我不去医院。反正已经这样了,就由主人动手给我截肢吧!妹妹当然不听,骂我胡说八道,说不去医院怎么行?这样的大手术一个人根本做不到!更何况由一个实习生动手。 

  开始主人说什么也不听我的,直到我告诉她:说我的身体和生命都永远是属于主人的,只有主人可以看、可以摸,再不许第三个人见到,如果我到外面去,让别人见到了,就是对主人的不忠和背叛。与其这样,我宁愿让自己死在这里好了!更何况,我身上又是屎又是尿的,让人看到,我们羞也羞死了,还看什么病。 

  主人不知该说什么,只是看着我哭个不停,眼泪流的把衣襟都湿透了。主人犹豫了好长时间,见我的伤势不能再拖,终于下定了决心! 

  主人从学校里拿来了全套的设备,刀具。 

  在给我麻醉时,主人对我说:如果没有做好,她也绝不会一个人再活下去,就用手术刀划破自己的手腕动脉,永远也不和我分开!我们眼睛里都是嚼着泪水,但我一点儿也不害怕,把自己的生命完全交给主人,心里暖融融的主人轻轻的吻着我,直到麻醉让我失去知觉。 

  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爷被我们这份“奇怪”的爱情感动了,特意的保佑,主人竟一个人完成了这样的大手术!而且还是在这种地方。 

  当我从麻醉中醒来的时候,肩膀上已经缠好了厚厚的纱布。主人静静的趴卧在我的身边儿,已经累的睡着了,脸上还带着一丝安心的微笑,我知道,手术是成功了现在,主人已经成为了外科护士,每天工作挣钱了。而我,还是主人的宠物、主人的性奴,只是更加的顺从、听话了,无论主人要我做什么,我都不会有一丝的反抗。 

  我躺在厚厚的棉被堆儿上,一边儿等着主人做好饭回来,一边儿回想着以前的事儿,心里甜丝丝的。 

  我相信,主人和我会永远这样生活下去,我会在这间满是被子、枕头铺着的小屋子里,每天静静的等待着主人的宠幸。无论发生什么,我们都不会分离!从我们还是卵子的时候就已经是这样的了,今后也会一直这样下去。